»¥ÁªÍø

  施工中连廊坍å¡?/strong>

  同为90后,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孩子没有沿着社会为大多数孩子预设的轨道——从中学到大学、从毕业到就业——往前走,而是滑向一条暗黑之道,走上不归路?从犯罪行为学角度看,犯罪行为是行为人主观意识对客观环境的挑衅,行为人往往具有反社会人格,主观绝对是第一位的,否则不足以解释徐玉玉选择上大学,熊超则是另一种选择。但是,人毕竟是群体动物,有着鲜明的群体特征,犯罪亦然ã€?/p>

  从年龄维度,他们同属90后,具有年代特点。资料显示,90后是典型的“网络一代”,在互联网文化中成长起来ã€?0后犯罪,有明显的网络印记,比如:成因大多与接触网络不良信息有关,犯罪行为多半与网络有关(网络诈骗等),犯罪联络手段多以网络即时通信工具为主,司法机关将这种犯罪模式命名为“网络邀约式犯罪”。从地域维度,他们多数来自同一个地方:福建安溪。据8æœ?2日《法制日报》报道,安溪是全国最早出现电信诈骗犯罪的地区之一。在前几年短信诈骗高峰期,安溪境内一天发出的手机短信可达上百万条之多。在这种不正常氛围中,处于叛逆期的青少年稍不注意就可能“行差踏错”,掉进泥潭里ã€?/p>

  即使90后,也都进入16岁~26岁的年龄段,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了。司法部门在与犯罪分子作斗争——譬如,针对电信网络犯罪跨区域非接触式特点,不断创新侦查打击方式,建立科学组织指挥、快速接警止付、集中研判侦查、高效打击处理的工作新机制,把电信诈骗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的同时,我们还应该有更多、更深思考ã€?/p>

  面对愈演愈烈的电信诈骗等各类网络犯罪,如何才能实现较低成本、较高效率的管控?在个人信息泄露方面,骗子握有的信息越多,受害人就越容易就范,如何才能铲除围绕个人信息的黑色产业链?在预é˜?0后乃è‡?0后犯罪问题上,我们是否还有更多、更有针对性的办法?在网络时代,家庭教育特别是父母对年轻人的影响逐渐式微、同龄人影响则与日俱增的情况下,外界如何干预,才能确保青少年成长有一个健康环境?这些都是摆在家长、学校、社会面前的沉重话题ã€?/p>

  90后成为徐玉玉案疑犯主角,并不能因此对这一群体贴标签,但却足以警示社会,青少年网络犯罪问题愈行愈近,不容忽视ã€?

  原标题:美国看病其实也很麻烦

  看病4小时花费11800å…?/strong>

  在美国没有保险看不起ç—?/strong>

8æœ?5日,成武农村商业银行南鲁支行门口挂着存款è¶?亿元的横幅ã€?/p>

臧林峰给闫乾坤出具的“借条”ã€? src=

  郑州晚报记è€?张华 通讯å‘?李红 æ–?å›?

  京华时报è®?男子王某陪前女友来京旅游,为了省钱,两人同住一间标准间,王某借机用药物麻醉、扼掐颈部等手段,对前女友实施性侵。记者昨天获悉,西城法院一审判处王某有期徒åˆ?å¹´ã€?/p>

  根据检方指控,2015å¹?2æœ?2日和13日,时年32岁的王某,在西城区新桥胡同一快捷酒店内,先后以药物麻醉、扼掐颈部等手段,强行与李某发生性行为。经鉴定,李某身体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今å¹?æœ?日,王某被警方抓获归案ã€?/p>

  李某的证言显示,她与王某曾åœ?015å¹?0月成为男女朋友,但一个月后就分手了。此后王某一直想重归于好,但她并没有同意ã€?015年年底,李某要到北京旅游,王某便提出一起赴京。“他答应来北京不再提和好的事,只是单纯陪我旅游,我也想再考验一下他对我的感情,就答应了。”李某说ã€?/p>

  当年12æœ?0日,两人入住西城区一快捷酒店。王某提出要开一间大床房,李某没有同意,但考虑到费用问题,最后还是同意两人开一间两张床的标准间,李某并要求王某不许与其同床发生身体接触ã€?table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align=left style="padding-right:10px;">

Òƶ¯»¥Áª

  2001å¹?æœ?2日,白银区水川路28-1-12号的28岁女护士张某在家中被害,受害人“颈部等处有锐器ä¼?6处,并遭强奸”ã€?/p>

  02.2.09案件

  1998å¹?1æœ?0日,白银公司女青年崔某在家中被害,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身有22处刀伤,下身赤裸,双乳、双手及阴部缺失”ã€?/p>

  00.11.20案件

  â–?第一次杀人,高承å‹?4岁。那年他第一个孩子出ç”?/p>

  â–?邻居眼里,他文文静静的,像个学校的老师
ÖÇÄÜÓ²¼þSmart Devices

  记者了解发现,虽然第一名男子抢到了号源,却不是帮自己家人挂号的。他挂上号以后,就有一名头戴鸭舌帽的女子带着一名孕妇走上前,这名男子将医保卡和号交给了他们ã€?/p>

  随后,记者以怀å­?周也需要挂号的理由询问这名男子可否帮忙挂号。他指了指刚才跟他说话的戴鸭舌帽女子,“我和她是一伙的,你去找她,我是她雇来负责排队的。我不能直接和你交易。”这名男子告诉记者,他是东北人,在北京有工作,帮人挂号只是一个兼职ã€?/p>

  这时,排在队伍第7位的王先生走过来,他熬夜一宿也没能帮妻子挂上号。“在这儿排队的人都知道他是号贩子,但也都敢怒不敢言。他们来得早,保安早已经把次序做了登记,你根本不敢跟他们争。”王先生有些无奈ã€?/p>

  上述男子听到后笑着说,“排在第二到第四的也都是我们的人。我们挂不挂得上也是靠运气,如果放的号多,我们都能挂上,如果放的号少,像今天就一个,我们的人也是挂不上,白辛苦。â€?/p>

  自称“医院有人”建档费高至万元

  郑金锋兄弟姐å¦?人,但他们却没有完整的血缘关系。郑金锋的母亲林英改嫁过,郑金锋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全部是母亲与前夫所生。改嫁后,与这任丈夫生下郑金锋,之后林英又在别处领养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就是郑金锋的妹妹ã€?/p>

  同父异母的血缘并没有造成子女一辈的隔阂,郑金锋与大姐很要好。在还没有离婚的时候,郑金锋的女儿需要学费,他拿不出,三天两头管大姐借钱,大姐从未拒绝。母亲林英与郑金锋的大哥生活在一起,郑金锋常年离家,5岁的儿子也留在大哥家由林英照顾ã€?/p>

  家人回忆,郑金锋最后一次回家是8月中旬,他当时跟家人说的依然是在做“水管抛光”的行当。郑金锋在家呆了几天,也没带回来啥东西,“早上早饭都没吃,看了一眼儿子,就走了,我喊他他也不理我。â€?/p>

  随后çš?æœ?9日,徐玉玉接到了171开头的诈骗电话ã€?/p>

  本组文并æ‘?本报记è€?王晓芳(除署名外ï¼?/p>
´´ÒµÍ¶×ÊStart-up and Investments

  国家民委

  在工校外面采访学生的时候,记者发现很多学生都对高承勇的杀人嫌犯身份表示震惊。学生们纷纷表示:“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完全不像是电影里那些杀人犯”ã€?/p>

  随着高承勇的落网,白银工业学校校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据学校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由于还有很多学生在校学习、以及马上还有新生入学,为了避免引起学生和家长不必要的恐慌,现在没有上级单位的同意,学校不会单方面接受采访。学校一名保安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昨天晚上,我们还把一家央级媒体的记者拦了下来。要进入学校采访,就必须要上面同意。â€?/p>

  据知情人透露,小卖部位于学校最东边,靠近围墙,环境很不显眼。这家小卖部一直交给外面的人承包经营。高承勇的妻子大约四年前开始接手承包这家小卖部,高承勇是大约一年多以前从包头回来帮着一起经营的。该知情人还透露,抓捕高承勇的当天,警方非常低调,是便衣架着他出来,然后一起上车就被带走了ã€?/p>

  据说高承勇的妻子当时并不在店里,她是27日才知道消息的。学校保安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今å¤?28æ—?一大早,有四五个人来店里把他们所有的生活用品全部搬走了。估计是他老婆娘家的亲戚,来了两台车。现在小卖部的门锁了,进不去了。”保安还表示:“他犯下了那么大的罪,肯定要赔偿那些受害者。估计到处都在查他的家产。â€?/p>

  陈山则回忆起了当年那段人心惶惶的日子:“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周围没有女人敢穿红衣服出门,没有女人敢留披肩长发。只要是年纪相仿的男人,都要去公安局和派出所录指纹。现在好了,他终于落网了。我们心中的石头也终于落地了。毕竟他也老了,再也跑不动了。â€?/p>

  仁义之乡出了变态杀人嫌çŠ?/p>

  高承勇的老家榆中县青城镇与白银市水川镇仅仅隔着一条黄河。从白银市到青城镇大概需è¦?0分钟的车程。所以当地人外出打工第一选择往往是白银,第二选择是内蒙古和宁夏,较少到兰州打工。破案之前,在当地百姓眼中,高承勇就是许多外出打工人员中的一员,而且是“混”得不错的一员ã€?/p>

  28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赶到了青城镇城河村试图还原高承勇年轻时的成长经历。地处黄河滩地的青城镇近几年搞起了古镇旅游开发,高耸的牌坊上写着“仁义之乡”四个大字。来的路上,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我也是青城镇的人。青河镇的历史最远可以追溯到唐代,但现在却因为高承勇而全国闻名。â€?/p>

  几经周转,记者终于在古镇后面的农村找到了高承勇的老家,几名上了年纪的邻居正在巷子里纳凉。高承勇竟然是个变态杀人嫌犯的消息早已在村子里传播开,但许多村民都对此消息表示震惊。高承勇被抓以前,他一直是邻居们羡慕的对象——高承勇的两个儿子自小学习优异,一个是本科生,还有一个是研究生。而高承勇一直在外打工,妻子在城里开超市(学校小卖éƒ?ã€?/p>

  高承勇的老家位于城河村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巷子尽头,如果不经过熟人的指点,几乎不会有人知道那条小巷子之后还有一户人家。记者发现,老家大门紧闭,门上,甚至锁上也已经锈迹斑斑。两扇大门上各贴着一个“福”字,由于时间已经久远,“福”字的红色已经褪尽。透过门缝,记者看到小院里种着的枣树和梨树结满了果子,却是一副没人打理的样子,以至于地上有许多烂掉的果子ã€?/p>

  杀人就该偿å‘?/p>

  邻居也这么说

  â–?第一次杀人,高承å‹?4岁。那年他第一个孩子出ç”?/p>

  â–?邻居眼里,他文文静静的,像个学校的老师
¿ÆѧScience

  号贩子雇人凌晨排队抢号源

  申请7万却多贷å‡?ä¸?/p>

  南鲁镇的11名村æ°?æœ?1日凌晨坐火车前往北京。两天前çš?æœ?日,成武县信用联社(2014å¹?月改制为成武县农村商业银行)起诉闫乾坤的案子刚开完庭,法庭未当庭宣判ã€?/p>

  闫乾坤家住南鲁镇闫堂村ã€?014年初,他准备在济南一处工地与朋友一起包工,但手头资金不足,便想到南鲁镇信用社贷款,“当时准备贷六七万元”ã€?/p>

  当年3æœ?4日,闫乾坤和朋友一起来到南鲁镇信用社,找到负责贷款的客户经理臧林峰申请贷款,并提供了身份证、结婚证、户口本以及两个担保人的身份证原件等材料ã€?/p>

  按规定,信用社工作人员要到贷款人家中核实其还款能力及担保人的担保能力。但当年3æœ?6日上午,在还未见到调查人员时,闫乾坤就接到了臧林峰的电话,“他说贷款已经申请下来了,让我去拿钱”。闫乾坤立即赶到信用社,见到了臧林峰ã€?/p>

  谈话录音显示,臧林峰多次称,他给闫乾坤多贷了8万元用于信用社内部周转利息,“最长一个月的时间还上”。闫乾坤要求臧林峰以信用社的名义给其写一张收条做证明,臧林峰称,“以我的名义就可以了,比信用社的名义强”ã€?/p>

  但之后臧林峰又称è¿?万元钱用于信用社内部转账,“因为得转两个(贷款)户到期的款”。臧林峰多次明确告知闫乾坤,多贷出来çš?万元是信用社使用,并让其放心,不会把他弄进“黑名单”ã€?/p>

  闫乾坤问臧林峰,“你们信用社利息还用转吗?”“收不上来的,超3个月了,来不了的这都是自己人,都认识,不然不会给他们转”,臧林峰回答称,“主要是转这个贷款,才多弄的这个钱。â€?/p>

  闫乾坤还问臧林峰为何不到他家里去调查,臧林峰称,“调查啥,信用社都知道自己用的钱,又不是你们用的钱,这都是说好的,要不然也给你们办不了”,“这都是给主任说好的”ã€?/p>

  当天,闫乾坤的银行卡转入15万元。闫乾坤称,基于对臧林峰客户经理身份的信任,他签字同意臧林峰取走8万元,将7万元钱用在济南包工ã€?/p>

  臧林峰给闫乾坤写的“借条”显示:“今借用闫乾坤贷款捌万元整,用于信用社偿还利息”,落款日期ä¸?014å¹?æœ?6日ã€?/p>

  闫乾坤被要求先承æ‹?5万元的利息,但两个月后臧林峰仍说信用社还未周转过来,8万元需再用一段时间。又过了一个月,闫乾坤仍未拿到é‚?万元,“信用社主任王忠旭说找臧林峰说说,尽快还给我,第三个月的利息让臧林峰还”ã€?/p>

  但又过了段时间,臧林峰失联了ã€?/p>

  贷到了款但未见到é’?/p>

  闫乾坤后来了解到,从臧林峰处贷款出问题的并非他一人。南鲁镇李堂村村民刘启平,因做生意需要,äº?011å¹?月经中间人介绍通过臧林峰贷æ¬?0万元ã€?/p>

  提交贷款所需各种证件后,刘启平始终未等到银行的调查人员。“几天后他(臧林峰)直接让我带着担保人去信用社取贷款”,刘启平称,“当时银行让我办了一张卡,办好后臧林峰说他替我操作,就把银行卡要走了,后来又说卡先不给我了,信用社转账需要几天。â€?/p>

  刘启平认为臧林峰是在履行职务行为,但之后他多次找到臧林峰,后者均称钱还没转过来。至今,刘启平也未见到这ç¬?0万元的贷款ã€?/p>

  2014å¹?æœ?3日,成武县信用联社将刘启平起诉到法院,要求其偿还26万余元借款及利息。刘启平又去找臧林峰,“他说贷的款让他们挪用了,用于信用社将要出现的不良贷款和应急利息”ã€?/p>

  2014å¹?æœ?4日,臧林峰又给刘启平出具一份书面说明,上面写着“用刘启å¹?0万贷款归还马庙村马进秋贷æ¬?0万元”。刘启平了解到,有人替他还了4万元贷款,“不是我还的,我也不知道是谁还的”ã€?/p>

  成武县法院于2014å¹?0æœ?9日对刘启平贷款案作出的判决书显示,刘启平在法庭讲述了前述贷款经历,至今未见到30万元贷款,“原告从贷款到现在也一直没向我催要过该笔借款”ã€?/p>

  刘启平出示了臧林峰给其出具的欠条等书面证据ã€?/p>

  法院认为,刘启平辩称自己没有实际使用该笔借款,而是被臧林峰所用,自己不应履行偿还责任,但他认可原告将30万元汇入其账户,刘启平将银行卡交给臧林峰使用,臧林峰给其出具了欠条,这仅能证明刘启平与臧林峰之间有借贷关系,并不能免除刘启平偿还原告借款的法律责任。法院判决刘启平偿还原告本金26万余元及利息,另3名担保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有权向刘启平追偿ã€?/p>

  刘启平对法院判决不服,仍认为自己没用这笔钱、不应当偿还,但他并未在15日之内上诉。对此,他称自己不懂法,不知道可以上诉ã€?/p>

  和刘启平情况一样的还有南鲁镇鲍田庄村民鲍春雷ã€?013å¹?æœ?3日,鲍春雷通过臧林峰贷åˆ?万元,“臧林峰卡住贷款的发放卡迟迟不给我,后来告诉我说信用社内部使用一下这笔资金用于周转,保证åœ?æœ?0日前给我”。臧林峰也给鲍春雷写了一张“借条”:“今借到鲍春雷现金玖万元整,7æœ?0日前还。借款人:臧林峰”,落款日期ä¸?013å¹?æœ?3日ã€?/p>

  南鲁镇范张庄村民范伯燕、北村村民刘振营、鲍楼村村民鲍加全也各通过臧林峰贷æ¬?万,因与鲍春雷相同的原因未能拿到贷款,均被告上法庭,并被判偿还贷款ã€?/p>

  村民还贷资金被截ç•?/p>

  臧林峰还被村民指控截留村民还贷资金。鲍春雷的父亲鲍言革就是其中一位ã€?/p>

  鲍言革和同村的鲍加付曾于2013年通过臧林峰贷æ¬?万元。鲍加付的儿子称,贷款成功后,他们发现做生意只需è¦?万元,就将剩下的两万元还给了臧林峰,“他是信用社副主任,我们通过他贷的款,他说还给他就行,他再帮我们还到柜台上,还给我们打了收条,我们就直接把钱还给他了”ã€?/p>

  鲍言革家属给记者提供的“收条”显示,“今收到鲍言革贷款(现金)贰万元整,收款人臧林峰”,落款时间ä¸?013å¹?0æœ?7日。贷款到期后,鲍言革通过信用社柜台将剩余7万元贷款还清ã€?/p>

  “当时我们也不知道这两万元有没有还,直到信用社把我们起诉了,才知道臧林峰没把这两万元还给信用社”,鲍加付的儿子称ã€?/p>

  鲍言革家属称,被起诉后,他们曾拿着臧林峰写的收条找到南鲁镇信用社负责人,“他们说这两万我们不用管了,他们帮我们往上报”。收到传票后,鲍言革及鲍加付又找到信用社负责人,对方称,“法律程序得走,但你们放心,不找你们要钱”。但鲍言革不久就收到了法院的执行通知书,让其偿还剩余的两万元贷款ã€?/p>

  李园村村民李福光的情况和鲍言革相似ã€?011å¹?0月份,因生意需要,他通过臧林峰在南鲁信用社申请了30万元的贷款,2012年他还了20万元,几天后,臧林峰催他还另å¤?0万元,“那天我到时信用社已下班,在二楼的办公室找到了臧林峰,他说让我把钱给他就行了,他次日上班替我还,我把钱给了他就走了”ã€?/p>

  但到äº?013å¹?月,李福光接到了信用社的催款电话,让其还10万元贷款,他就又找到臧林峰,“他说当时临时用我的钱周转了一个周期,还没来得及给我还,让我不用担心,他给信用社说一下”ã€?/p>

  臧林峰给李福光写的“收条”显示,“今收到李福光现金壹拾壹万元整(含利息,记者注)。收款人:臧林峰”,落款日期æ˜?013å¹?æœ?5日ã€?/p>

  半年后,李福光又接到信用社催款电话,他再次找到臧林峰,“他说挪用我的还款去还了别人的贷款,还没周转过来”。臧林峰又给李福光写了个书面说明,称“今挪用李福光贷æ¬?0万元整。使用人:臧林峰”,落款时间ä¸?013å¹?0æœ?7日ã€?/p>

  此外,南鲁镇李楼村村民李保收贷款15万元,通过臧林峰提前还æ¬?.9万元被截留;李园村村民李全印贷款20万元,通过臧林峰还æ¬?0万元,有10万元被截留ã€?/p>

  记者核实到的上è¿?0笔贷款中,共è®?9.9万元被臧林峰截留或挪用。多名村民表示,臧林峰并未向他们承诺允许其使用贷款会有什么好处,“不但不给我们利息,还要我们还多贷的款的利息”ã€?/p>

  挪用他人贷款充“坏账â€?/p>

  2014å¹?月份,闫乾坤等多名贷款村民已联系不上臧林峰,便到成武县公安局报警。几天后,闫乾坤得知成武县农商行已向警方报案,指控臧林峰涉嫌违法发放贷款,臧林峰已经被刑拘ã€?/p>

  成武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办案民警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称,2014å¹?æœ?日,原南鲁镇信用社工作人员带着村民刘启平的贷款手续来到县公安局报案,称臧林峰在担任客户经理期间违反贷款发放规定,不认真调查贷款人的偿还能力和保证人的担保能力,编造借款人、保证人虚假资信等情况,给县农商行造成重大损失,警方随即对此立案调查ã€?æœ?1日,臧林峰被刑事拘留ã€?/p>

  办案民警介绍,他们主要针对农商行报案称臧林峰未按规定核实贷款人、担保人资质的问题进行调查,发现臧林峰对其发放贷款的部分贷款人、保证人的资质未进行核实或核实不准确,他们于8æœ?日提请检察院逮捕臧林峰,检察院äº?æœ?5日以事实不清、证据不符合逮捕条件为由不予批捕。警方于8æœ?6日按规定对臧林峰变更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ã€?014å¹?1月,警方曾向成武县检察院提交起诉意见书,但检察院未支持起诉ã€?015å¹?月,警方对臧林峰解除监视居住,“目前来看,对他的调查也只能到这里”ã€?/p>

  该民警介绍,对于贷款被汇入贷款人账户之后被臧林峰使用的情况,属于贷款人与臧林峰之间的私人借贷关系,农商行向贷款人追偿后,贷款人可再向臧林峰追偿。对于闫乾坤所称的其掌握的录音,该民警称,他们曾多次找闫乾坤要该录音,但其始终未能提交ã€?/p>

  另据知情人介绍,臧林峰被抓后曾向警方供称,为了不能出现非应计贷款和利息,他用刘启平的30万元贷款归还马进秋名下的贷款,用范伯燕的9万元归还张先玉名下的逾期贷款,马进秋、张先玉名下贷款的第一责任人都是臧林峰,剩余资金都用于归还将要出现的不良贷款本金以及非应计贷款和利息ã€?/p>

  随着贷款陆续到期,村民们一个接一个被成武县信用联社告上法庭。这些村民认为身为客户经理的臧林峰,以信用社内部利息及贷款周转需要为由使用他们的贷款,理应属于臧林峰的职务行为,自己并未全部或部分使用这笔贷款,因此拒绝偿还ã€?/p>

  记者在南鲁镇走访了解到,鲍楼村、西李楼村等多个村庄的多名贷款人因未执行法院的还款判决而被法警抓走,有的村民在交了一部分贷款后获释,后因未能还清再次被抓。这些村民均通过臧林峰贷款,贷款情况相似。村民们反映,他们统计到的有10多个人ã€?00多万,还有很多人因不愿还款担心被抓而离家出走,也有人认倒霉把贷款还了ã€?/p>

  5人因逾期拒缴案款被抓

  新闻评论员、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任孟山告诉北青报记者,学校开放体育设施在发达国家是惯例。一方面减缓了城市空间狭小、体育设施建设价格过高等现实问题,一方面也推动了全民健身的深入。但是,任孟山教授强调,学校是教学机构,开放校园设施需先解学校之忧,因人员使用率增多而导致的破损、维修和管理费用,应明确资金来源ã€?/p>

  任孟山直言,高校操场的开放对政府和学校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由于民众使用率增多而导致的破损、维修和管理费用,应该进一步明确资金来源,出自政府财政专款预算还是由学校垫付ã€?/p>

  本组æ–?本报记è€?刘旭 雷嘉 李梦å©?王晓èŠ?/p>

  见习记è€?雷若å½?蒋若é?/p>
IT/ÊýÂëTraditional IT

´«Í³IT

  多年来,由于业务精湛、素质过硬,居广奇承担了大量重刑犯包括死刑犯的监管任务ã€?/p>

  在遇到居广奇之前,因犯故意杀人罪的孙某情绪非常不稳定,脾气火爆,经常在监室大喊大叫,挑衅室友ã€?/p>

  居广奇连ç»?0天找他谈心、拉家常,在发现孙某衣服破了之后,居广奇还从家里带来针线为孙某缝补。孙某的思想很快有了转变,不久还主动递交了一封检举信ã€?/p>

  在同事侯翔鹏眼里,居广奇的耐心细致不仅能拉近与在押人员的心理距离,也给了他们重生的希望ã€?/p>

  去年,看守所接收了一批涉嫌制毒贩毒的犯罪团伙,在对涉案人员进行裸检时,居广奇发现其中一个叫黄某的身体有明显伤痕ã€?/p>

  得知黄某在腹股沟处曾注射过毒品后,黄某成了居广奇的重点关注对象。一次洗澡,黄某腹股沟的结痂破裂,鲜血瞬间喷了出来。居广奇第一时间将黄某送到医院抢救,由于救治及时,黄某最终获救ã€?/p>

  庭审当天,已经保外就医的黄某主动到靖江接受审判,最后被判刑15年。“我的命是看守所给的,是居广奇给的,我以后一定远离毒品,重新做人”ã€?/p>

  事实上,对居广奇心存感激的还有很多人。一次居广奇打车,司机硬是不肯收钱,几番推辞后,司机才道出缘由,他曾被关押过,就是居广奇负责的监室,很感激居广奇当时的耐心开导,如今他已重新开始生活ã€?/p>

  “在押人员也是人,他们也需要理解和尊重。”居广奇说,“做好该做的事情,让看守所里能多一点温度。â€?/p>

  为了能更有针对性地摸清在押人员的心理状态,居广奇自费报名参加了心理咨询师的培训考试,拿到了“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证,成了当年顺利拿到资格证的民警中,年龄最大的一位ã€?/p>

  7年来,通过与在押人员沟通谈心,居广奇先后发现犯罪线ç´?39条,帮助破案132起。去年夏天,在与涉毒的犯罪嫌疑人陆某沟通时,陆某被居广奇的真情打动,主动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因此破获了一起重大吸贩毒案件ã€?/p>

  “我不想做一个没用的人â€?/strong>

  河北燕达医院妇儿中心经营主任柴涛表示,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燕达医院妇产科孕妇的分娩总量超出3倍左右,个别月份åƒ?月预计要突破4倍。而生二胎的占åˆ?0%左右ã€?/p>

  其中,在北京上班的孕妇占总量的三分之二左右。假如孕妇有150个的话,æœ?00个是在北京上班的ã€?/p>

  柴涛介绍,燕达医院孕妇的特点是在北京上班但是在燕郊住。“从每个月的分娩量和建档量来看,以今å¹?月份当月为例,分娩量æ˜?44例,建档一般比实际分娩量多30个左右,且基本上都是在北京上班在河北住的。此外,我们这边给孕妇建档比较宽松,不像北京有严格的控制,一般来讲能来的尽量收。而且,产检的模板和朝阳医院、北京妇产医院都是统一的,ä»?周建档到40周分娩,一般要æŸ?3次左右的产检。â€?/p>

  在医院的病房优势上,柴涛告诉记者,燕达医院的产科病房比较宽松,没有那么紧张。“医院分为普通病区和西病区。普通产科病区是一个房间两张床,但是房间比北京医院的房间大2åˆ?平米。西病区是专门为产科准备的,共有17间,一个房间一张床,里面有彩电冰箱、微波炉、沙发等,类似于一个小型宾馆。â€?/p>

  柴涛表示,之所以北京的孕妇前来河北燕达医院生孩子,是因为燕达医院是京津冀一体化的试点医院,与朝阳妇产科是共建关系,是三级医院。而且跟天坛医院、首都儿研所、北京中医医院都是共建医院ã€?/p>

  记者了解到,早åœ?014å¹?1月,燕达医院就已纳入北京区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定点医疗机构,报销范围和项目统一按照北京市各区县现行政策规定执行。随着京津冀三地异地就医即时结算平台建设即将完成,预计到今年10æœ?日将有望在京津冀实现异地就医即时结算。这对于到燕郊生孩子的北京孕妇来说,也将是一大利好ã€?/p>

  □应å¯?/strong>

  记者连日探访发现,由于北京各大医院建档紧张,不少北京孕妇无奈之下只能转向到河北燕郊生娃ã€?æœ?6日上午,记者在国贸附近乘坐817路公交车前往河北燕达医院时,遇到一名在国贸附近上班的孕妇。她告诉记者,自己姓段,今å¹?2岁,目前胎儿已经8个月ã€?/p>

  在怀å­?个多月的时候,她去通州妇幼保健院建档,发现名额已满,随后又去了朝阳医院,也没有建上档。后来听说河北燕达医院人少,就过去试一试。没想到很快就建了档ã€?/p>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燕郊的河北燕达医院。与北京大医院里到处都是人的场景不同,这里的患者不多,二层的妇产科门口坐着七八个孕妇ã€?/p>

  预产期在今年10月份的李女士告诉记者,她今年生的是第二胎。老大是个女儿,已ç»?岁了。平时和老公在北京工作,但房子买在河北,家距离燕达医院一公里左右ã€?/p>

  李女士介绍,她在怀老大3个多月时在北京妇产医院建的档。所以这次怀老二时就没太担心建档的事。没想到,等她发现怀孕已有一个多月去妇产医院建档时已经建不上了ã€?/p>

  李女士表示,在燕郊医院建档人少,不用排长队,但是生孩子报销比较麻烦。“在北京生一个孩子顺产的话是8000多,而且可以实报实销,但是这里需要先垫付1万多,然后再拿着相关材料去单位报销,比较麻烦。â€?/p>

  燕达医院北京孕妇å¢?å€?/strong>